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论坛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应用酒香
网易 > 网易衢州 > 正文

江山这里的风

2016-07-19 13:25:16 来源: 江山新闻网
0

风水峡口

深壑重岚龙隐藏,

云蒸霞蔚凤梳妆。

瑶池灵水九天泄,

一枕清风入夏床。

风,古往今来都是文人骚客眼中的宠儿。所谓“风花雪月”四大诗情画意,风被排在了首位。一缕清风,吹出了几多千古绝唱。

江山这里的风

风,总能给寻常景象凭添许多风韵,从炊烟袅袅、灞柳依依、蒹葭苍苍,到大漠长风,风起处,总是风情万种。

江山这里的风

风,总能拔动人们的心弦,无论“春风又绿江南岸”、还是“春风不度玉门关”,“大风起兮云飞扬”、还是“风萧萧兮易水寒”,“风物长宜放眼量”、还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人们的喜怒哀乐、聚欢离愁,种种的心绪总能在变幻无定的风中得以寄托。

江山这里的风

风,总是忠实地记录着世道沧桑,风起云涌、风花雪月、风华绝代……万般浮华风云,总归会被时间的风轮裹挟而去,留下的,只有风声依旧……

江山这里的风

四季的风,以不同的形态展现,以不同的感念潜入人们的心怀,更以不同的旋律撩动文人骚客的诗意情弦,也在文人骚客的笔墨下分出了爱憎厚薄、喜悦哀怨

江山这里的风

春天的风,是春姑娘纤纤玉手中的一管点晴妙笔,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春风轻拂,醮翠点点新绿,染妍锦簇花团,舒描出无限生机。妙笔之下,是春风得意的风发,是泥燕呢喃的亲昵,是人面桃花的倾慕,是春雨绵绵的缠绵,也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春闺幽怨……

江山这里的风

秋天的风,好似专门为文人骚客们抒怀怀古而刻意准备的。秋风起时,染红了枫火,斑斓了山野,催熟了瓜果稻黍,原野大地的色彩也丰盈到了极致。极致之后,总是平淡回归。秋风尽处,是萧条悲伧,常常牵动人们的愁绪离肠,道不尽的怀古感伤、睹景长叹。如同人过盛年,那一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轻叹。

峡里风

好风知节令,

三伏送清凉。

晨晓无踪迹,

夜来潜梦乡。

江山这里的风

冬天的风,是写给强者的赞美诗。朔风吹起,天寒地冻,风霜皑雪,原野苍茫,草木萧瑟,只有那些强者,才能体验到在朔风中逆行、与天地斗智斗勇的其乐无穷,以及由此而获得的“一览众山小”的孤独荣耀和独享快感。而吾等寻常之人,是很难对冬日的刺骨寒风产生丁点儿好感的;乐观的人,至多在看到风吹落积雪的枝头上,点点红梅绽放中,体味到”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些许抚慰……

江山这里的风

其实,风花秋月中的“风”,是指夏日里的习习凉风。可奇怪的是,与春风的滥觞、秋风的悠远相较,在古往今来流传的诗词名篇中,恰恰是单独咏抒夏天的风的极为罕见。这也许是自已孤陋寡闻的缘故呗,却又感觉十分真切。于是想,夏天的凉风,恐怕是吾等寻常百姓最为喜欢的,好为阳春白雪的文人骚客自是不屑同伍的;又或许,夏日的习习凉风,原本就十分稀罕,不是想有就有、想歌之咏之就能得之的……

江山这里的风

感恩命运的厚赐,三十年前来到一个叫峡口的地方生活了五年。那里有股“峡里风”,伴我渡过了五个酷暑夏季,却在我的心头生生不息地吹拂了三十年,没有一丝减弱的迹象……

江山这里的风

峡口是江山市南部山麓重镇,正处在江山东南仙霞岭山脉崇山峻岭与中部平原丘陵接壤之处,位于仙霞关北麓、仙霞古道沿途。仙霞古道是千年古道,刊山开道于唐代,筑石路和雄关于宋代,历代为兵家必争之地,明清以降又是浙闽商贸运输的首选要道。因而,峡口镇千百年来一直是江山南部、仙霞关前的重镇,明清时期朝廷曾在此设置同知衙门,作为衢州府的派出机构,领六品衔,比当时的江山县衙还要高出半格。直到我在那儿生活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还是山区百姓交易山货、采购日用品的主要场所,每逢农历“四、九”墟日,人来人住、熙熙攘攘,煞是热闹。

江山这里的风

这里山青水秀、风光迤逦,更有古迹遗风、人文荟萃。但至为让人迷醉的,是那夏日里的一袭清凉“峡里风”。

江山这里的风

峡口的“峡里风”,夏暑而生、秋凉而止,日落而作、日出而息,晴天风起、雨天风歇,有风则晴、无风则雨。盛夏酷暑之夜,这里却是凉风呼呼(绝非凉风习习所能形容),俨然一个清凉世界。更神奇的是,哪个晴天晚上不起风,次日就会下雨,当地人据此判断天气,几无偏差。这样的体验和神奇,非亲历其境是很难让人确信的,但这确是毫无夸张的事实。

峡口旧地名撷趣

龙窑村弄仙霞道,

峡里桥头风啸关。

广渡泉湖枫石月,

三卿梓里旧街还。

(注:龙窑指瓷厂,村弄指姜村弄,峡里指峡里村,桥头指王家桥头村,广渡指广渡村,泉湖指泉湖村,枫石指枫石村,三卿指三卿口村,梓里为故乡之意、谐音子里安村,旧街指旧街村。都是当年在那时的旧村名,现在很多改了。仙霞道指仙霞古道,关指仙霞关,标指峡口方位人文

江山这里的风

很多体验过“峡里风”的人懋当然地以为,这是因为峡谷里造了水库的缘故。的确,在镇东的深峡里建了两级大水库,碧波万顷,翠微浮光,景色秀美,是个赏心休闲的好去处,也给镇民们的夏日生活增添了几许清凉。但这并非是“峡里风”的缘因。三十年前,当地的老人就告诉我,早在建水库之前这“峡里风”就一直有的。从峡口进山十多里地的地方,有个叫风洞坑的小村落,据说这里有个风洞,风就是从这里吹出来的。千百年来,就这么叫着、传着,想来也未必就是空穴来风呗。其实,我们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了解,大概都还只是些皮毛,遑论谜一样的风、风一样的谜呢?

江山这里的风

是的,风总是谜一样的存在,“峡里风”更是谜一样的神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怀里。都说东风压倒西风,却没有任何的强风,能驱散我心中这缕神秘而温馨的风……

江山这里的风

这些年,偶尔也去过峡口,都是匆匆一行,一直没有机会在夏日住上一宿,重温一下久违了的“峡里风”味道。峡口变化很大,俨然已是一个现代化的小城市。但从与镇里旧识闲话当年时知道,“峡里风”还像三十年前那样吹着……

峡口新貌

风生水起云涛涌,

高峡半空悬碧湖。

商旅熙熙楼宇矗,

千年古道变通途。

江山这里的风

最近这次去的时候,还是在白天,也不是夏日,自然无法得偿重温“峡里风”的夙愿,却让我邂逅了一座叫“峡里风”的乡村民宿。一见面,就喜欢上了她。不仗是因为她丰姿绰约、风韵怡人,更因为她的名字,撩动了我心里的那缕风……

民宿就建在高速出口的不远处,又恰在“峡里风”的风口上,往南几里地就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一三卿口古窑村,古窑村就在仙霞古道边上……

一行人坐在木屋门前平台的茶座上,用古窑村里烧制出来的粗花碗,喝着当地土陶“烙壶”里泡出来的清茶、品尝着土色土香的农家“茶配“,神侃着峡口的今昔,”峡里风“、古窑村、仙霞古道的故事……

匆匆。不舍,还是只能匆匆。一行人风一样地来,又如风一样地去。在这个叫”峡里风“的地方,还是与我心里念念不忘的那缕风无缘重逢。

江山这里的风

让往事随风。是一句极奢华的潇洒。常常是话音未落,那未成往的事儿却悄悄然在你内心深处扎下了根。时过境迁,那块种着往事的心田,却恰恰成了风雨不进的角落。

正如我于峡里风,早已是一微粒浮尘;而峡里风于我,却始终不曾停息地在我心中拂荡。

我已随风远去,风,却长伴我左右。

江山这里的风

我不得不继续随风漂泊,尽管知道那不是我心中的”峡里风“。

不管我在不在那儿,“峡里风”还是会在夏日的傍晚生起, 夏暑而生、秋凉而止,日落而作、日出而息,晴天风起、雨天风歇,有风则晴、无风则雨,一如既往……

不同的是,这里多了个叫“峡里风”的地方,可以预定下与心中那缕“峡里风”的旷年之约……

netease 本文来源:江山新闻网 责任编辑:qz-zhangdan
网易衢州

回顶部

© 1997-2015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