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正值金钗之年,疾病如晴天霹雳般降临在她的身上,幸运的是遇见了春天般温暖的校长,并表示“我会继续为杨思惠募捐,直到她健康出院回到学校”。

12岁的女孩杨思慧家住衢州市衢江区莲花镇朱杨村,在莲花镇中心小学外黄校区读六年级。

去年10月在学校全体师生例行体检中,杨思慧被查出患有重度贫血症。经衢州市人民医院复查,发现其血小板指数异常,建议转到浙江省儿童保健院复诊。

去年11月26日,经专家会诊,杨思慧被确诊为白血病,需进行骨髓移植,仅手术费就需六七十万元。

小思慧两岁时,父亲触电身亡,她还有一个患有痴呆生活不能自理的哥哥。几年前,母亲带着她和残疾哥哥改嫁,一家几口人的经济来源,完全靠做装卸工的继父维持。一贫如洗的家庭根本无法承担小思慧的医疗费用。

徐建新校长得知杨思慧这一情况后,主动揽下了筹集医药费的任务。“我当时就塞给了孩子母亲200元,并承诺会发动募捐救孩子。”徐建新说,他绝不会放弃自己的任何一个学生。他找到一个开广告公司的朋友帮忙做募集善款的倡议书和海报,他朋友知道后,坚决不肯收钱。

去年12月20日,莲花镇中心小学操场有了第一次为杨思惠筹救命钱的集体募捐。“我们不能让病魔夺走每一个美好的生命,我们需要杨思慧同学重新回到我们中间来,伸出我们的双手,献出一点爱心,让杨思慧的生命得以延续。”徐建新站在操场上对着全校1600多名师生呼吁,随后带头在捐款箱内投入了1000元。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徐建新不是很会聊天,但他说那天说出这些话后,他差点哭出来。

“患病时,我想到过自己会病死,因为家里太穷了,肯定医不起。”通过电话,小思慧对记者说,“但是校长为我募捐后,我又特别想活着,所以我非常配合医生检查和手术,虽然有时候很痛。”

“这次募捐共筹款51254元。”徐建新表示,这以后,只要一有空,他就通过当面拜访、电话、微信等多种方式联系其他兄弟学校参与爱心捐款。40岁的徐建新在当地多所乡镇小学工作过,一个多月内,他跑遍了衢江区的29所中小学和幼儿园,截至1月31日,共募到善款312675元。
手术前的一个月,徐建新加了小思慧的微信,此后每天,徐建新都会给杨思慧发消息,和杨思慧谈生活,鼓励她坚强面对手术,还会发学校同学的一些活动视频,“他像老师也像父亲,每天都会和我谈心,鼓励我面对生活,面对手术。”

小思慧的父亲在“浙江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青少年医疗救助项目受益对象确认

护士在给小思慧换药物
小思慧又收到了学校徐老师发来的红包和慰问信息

在电梯里,隔壁病房住院的奶奶安慰小思慧
同病房的大伯和小思慧聊天,鼓励她安心养病

小思慧的母亲抽完血躺在病床上休息
小思慧在手术,她的父亲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
手术后的小思慧被护工推回病房

理了光头的小思慧有点不爽

小思慧在进行骨髓移植,刚刚从母亲身体内抽出的骨髓正输送到她的体内

小思慧透过隔离病房的玻璃,看到了小学校长徐建新老师
他们通过连接病房内外的话机聊了起来

徐建新坦言,他如此投入为学生募捐,源于4年前的一段痛苦记忆。

当时他是衢州云溪中心小学校长,学校有一名四年级的女生查出脑瘤需要化疗。但女生父母离异,跟着爷爷奶奶靠卖橘子为生,根本付不起医药费。尽管学校给她募捐了3万元,但只够两次化疗的费用。最终,女生一家选择了放弃治疗。在孩子回学校上课的那天,徐建新见到因脑瘤干扰视神经已单眼失明的患病女生,“当时那个孩子渴望活下去的眼神,让我永远无法忘记”。

一个月后,女孩去世,徐新建在办公室大哭了一场。

“作为校长,没有尽力凑钱救回她,我有一种负罪感。”他表示,“那时起,我就决定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挽救每一个身患重病的学生。”

为保证善款的公开透明,莲花镇中心小学还联系了衢州市慈善总会,后者牵头成立了衢州阳光校园爱心基金,专门负责善款的存放和使用。31万善款中,杨思惠住院诊治花费5万余元,另有6万余元在杨思慧一家手中用于日常开销,其余的都留存在基金里,“我们会确保每一分钱都用在杨思慧身上”。

治疗费还有缺口

好校长说要“负责到底

虽然社会为小思慧募集了46万元的善款,解了燃眉之急,但是后期的治疗费用,依旧有很大缺口。小思慧的母亲陈金兰显得一筹莫展:“现在的治疗费,每天都需要几千块,出院后还需要大量的医药费。”徐建新安慰陈金兰:“孩子的费用,我会想各种办法为她募捐。”他说,这几天,自己会联系学校在衢州市区进行一次义卖,然后像当初在其他学校募捐一样,发动其他学校义卖。“无论想什么办法,我都会对我的学生杨思慧负责到底,我要看着她背起书包重新走进校园。”徐建新说。